66灏忚缃 > 都市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正文 第2008章 遇皇则释
    “我那痴儿,当时还没得这病,他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突然看到外面有烟火,知道有人在外面,他就想要出去看看。”

    说到这里,他的喉咙发哽,竟有些说不下去了。

    显然,那之后发生了一些惨剧,导致他的小儿子变成现在这样。

    对于一个老人家来说,即使只是回忆悲痛的往事,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心灵上的伤害。

    这一次,祝烽没有追问。

    不仅是因为他不忍伤害这个老人,更是因为刚刚这温老的一番话,在他的心里掀起了一阵波澜。

    荒原上,一缕青烟升起。

    这个场景,壮美中透着一丝凄然,从古到今,不少文人墨客的诗词中都描绘过这样的情景。

    但不知为什么,他听着的时候,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

    他皱着眉头,沉声问道:“然后呢?”

    虽然他们都是在听故事,不管是薛运还是叶诤,或是英绍,都想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他这一开口,口气显然和之前有些不同。

    薛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但祝烽根本没有留意其他,只目光灼灼的看着温老。

    “你让他出去了?”

    “老朽没有,”

    温老的眼圈又一次发红,哽咽着说道:“那个时候,老朽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看到那一缕青烟直冲天际,老朽突然想到了石碑上的第二句话。”

    “见烟则隐。”

    “是。”

    “……”

    “老朽突然觉得,也许那石碑上第二句话,所说的并不是烽烟战火,而是那一缕青烟。”

    “……”

    “所以老朽极力阻拦他,不让他出去。”

    “……”

    “可这孩子非说不听,老朽没办法,就将他关到了那边的土屋里,只想着这一阵烟过去之后,外面的人走了,也许就没事了。却没想到——他竟然弄坏了墙壁,偷偷的跑了出去。”

    “哦?”

    “可老朽在外面忙自己的事,根本没有注意,等天黑了,老朽要过去放他出来吃饭,才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偷跑出去的,可天黑了还没回来,老朽只担心他出事,就急忙出去找。结果——”

    “如何?”

    温老痛苦的说道:“结果,就在外面一处土坡下,发现了他。”

    “……”

    “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似乎是从坡上滚下去,脑袋正磕在了一块石头上,头破血流,甚是怕人。老朽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将他背了回来。”

    “……”

    “修养了整整三天,他总算醒来,可是——”

    “嗯?”

    温老流着泪,指着里屋道:“就变成这样了?”

    祝烽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说道:“是被石头磕坏了脑袋?”

    温老说道:“想是这样,可是,他昏迷的那三天里,虽是昏迷不醒,却时常做噩梦,一做噩梦就不停的叫嚷,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薛运突然道:“他叫嚷什么?”

    温老道:“他的话很乱,只零星听到几句,什么杀人,杀人的。”

    “……”

    “老朽记得,出城去找他的时候,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在外面的确看到了一地的狼藉,好像还有不少的血迹和尸体。只是,老朽只顾着照顾他,之后再出去看,尸体似乎都被附近的野狼吃了。”

    “……”

    “再过些年月,也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听到这话,薛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但她眉头紧锁,显然是从那温老的话中想到了什么,祝烽见她这样,问她:“你在想什么?”

    薛运说道:“刚刚在下为那位公子诊脉的时候,的确感觉他的心机紊乱,想来,应该是骤然受惊,加上头部受损,又着了风,才会如此。”

    温老流着泪,道:“可惜这个地方,缺医少药,等到来往的客商里有人有药换给我们的时候,他的病,已经沉了。”

    “……”

    “所以这些年,就一直这么痴痴傻傻的。”

    说到这里,他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又道:“不过,这样也好。”

    “……”

    “痴了傻了,就不想着离开了。”

    “……”

    “这样对他的下半生,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说道:“你身为父亲,应当保护自己的孩子。他有病,你就该离开这里,带着他去治病才是,这样延误下来,误了他的一生,你真的心安吗?”

    温老颤抖着说道:“皇上说得是。只是——”

    祝烽道:“只是,你们祖祖辈辈都被那四句话给锁在了这里,不到可以释放你们的时候,你们便不能够离开,是吗?”

    “是。”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那,你刚刚说朕可以放了你们?”

    一提起这话,温老的眼睛又是一亮,急忙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近乎渴求的神情,对着祝烽道:“是的,皇上,只有您能释放我们。”

    祝烽沉默了一下。

    一旁的叶诤倒是想起了什么,喃喃道:“遇皇则释?”

    温老激动的点头:“不错!”

    “……”

    “就是那四句谶言的第三句。”

    叶诤转头看向祝烽。

    祝烽的脸上却是很平静,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见玉而定,见烟而隐;

    遇皇则释,遇海则兴。

    现在看来,前两句谶言都已经相继应验了,第三句,似乎也应验在了他的身上,如此说来,那个老道士倒是真有些道行,竟然能预言那么多的事。

    温老激动的说道:“玉门关没落之后,再没有皇者到过西北,这个地方,彻底沦为莽荒之地。我们温家在此苦守了世世代代,老朽是第一个,见到皇者前来。”

    “……”

    “求皇上金口玉言,释了我们。”

    说完,他又对着祝烽跪了下去,一旁的小十七眨眨眼睛,想起刚刚爷爷教给他的,也跟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祖孙两又一次对着祝烽磕头恳求。

    薛运看着不忍,转头看向祝烽,就想要为他们求情,可一看祝烽,却是一脸的淡漠。

    她心里咯噔了一声。

    便也没有贸然开口。

    半晌,听见祝烽道:“要朕释你们,不是不能。”

    “……”

    “但你们要先回答朕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