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灏忚缃 > 其他小说 > 素手匠心 >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探监
    徐三离开皇宫后,径直去了天牢。

    却在天牢外遇见了被狱卒拦住的的秦轩。

    “秦大人,您——”徐三蹙眉,风口浪尖的,汉王正盯着东宫呢。秦轩是太子属官,天牢里又关了那么多太子的拥趸。这时候来探监,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秦轩见是徐三,满面的冰霜微融:“你来看杨大人?”

    徐三点点头。他这个人护短得很。杨千骏是自己货真价实的师傅。皇帝没出声前,绝不容他有什么三长两短。

    秦轩感慨道:“他倒收了个好徒弟。”望着深不见底的天牢,他低声道:“你让他安心。他的家人,我会照顾周全。”

    徐三点头道:“我一定转告师傅。您也放心。”

    徐三目送秦轩离开,似笑非笑的扫了眼狱卒,好声好气的问:“怎么,陛下有旨,不许探监杨大人?”

    狱卒双股一颤:唉呦喂!魔王大人,哦不不不,徐三爷,您这不是在为难小的们么?陛下虽不曾下旨,但杨千骏是皇帝亲当庭亲口拿下的人。他们严防死守也是为以防万一嘛。

    徐三脸上竟然扬起些笑容:“知道杨大人是爷的什么人么?”

    两名狱卒对望,颤声道:“是,是三爷您的上峰。”

    徐三摇头,笑容更加和熙:“你们不知,也不怪你们。杨大人是爷的师傅。圣人曰尊师重道,你们说,我该不该来看看我师傅?”

    狱卒们只觉心都要跳出来了:三爷,求您了,别这般客气。您越笑,他们越想哭!

    “那爷就进去了。”徐三大摇大摆的穿过狱卒,不忘回头打了个响指,“带路呀。”

    “裘安。”汉王高大的轮廓从天牢的阴影里慢慢轮转出清晰的身形。“天牢是你该来的地方么?”

    徐三心下一格楞,不由眯了下眼睛:“不知汉王殿下又是为何而来?”

    汉王姿态高傲的用一张素白的绢帕擦拭着手指,随后往边上随意一扔:“探望故人。”

    “您的故人真倒霉。”徐三不理他,正要从他身边经过,汉王又拦住他。

    “裘安。天牢重地——”

    “我来看我师傅,天经地义!”徐三不耐的道,“汉王若觉得不合适,就去请旨呗。我在这儿等着陛下问罪总行了吧?”

    汉王面色铁青!

    事到如今,徐三还敢在他面前嚣张!

    徐三昂首挺胸的入了天牢,一名狱卒对汉王苦笑两声,追上前道:“三爷,小的给您带路!”

    汉王轻轻哼了声,徐三,你和练白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天牢阴暗,杨千骏独立关押在一间小小的牢房内。他坐在草席上一动不动,身上穿的是灰色的囚衣,形容还算整洁。

    徐三惊喜的叫了声:“杨师傅!”

    杨千骏慢慢张开眼,英俊的面容露出丝意外的笑容:“裘安?”

    他声音嘶哑,徐三听得心中一凛。这才发现,他的囚衣上隐隐透着血痕,不禁勃然大怒:“谁敢对你用刑?!”

    狱卒缩着脖子没吱声。

    “杨大人是谋反了还是贪污受贿了?”徐三的咆哮声在天牢上方回荡,“杨大人是因为迎驾不利自承罪名才被押进天牢。陛下又没下旨,谁敢对他用刑?”

    徐三气得魔性大发:“我倒要找刑部的尚书问个清楚!谁TMD给他的胆?欺负我徐裘安不懂《大明律》么?”

    狱卒简直想撞墙,不停的劝道:“三爷,三爷,您别这样呀。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说个屁。”徐三胸脯剧烈起伏,他一把逮着狱卒的衣襟道,“我师傅完完整整的进来,我也要他囫囵着出去。狱医呢?要是杨大人有个头痛脑热,信不信爷我能灭了你全家——”

    “裘安!”杨千骏苦笑着撑起身子,艰难的爬到牢门处,“别这样。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徐三眼眶顿时红了:“杨师傅——”

    “没事。”杨千骏歉意的对狱卒笑了笑,客气的道,“能容我与裘安说两句话么?”

    狱卒溜得飞快。

    “裘安。”杨千骏苍白的手指握着铁槛。“我在早朝上站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赴死的准备。进了天牢,更没想过活着出去。”

    徐三吸溜着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太子不会有事。您也不会有事。”

    杨千骏的嘴唇全是咬痕:“陛下的雷霆震怒总要有人来承担。我现在只担心太子,太子身体不好,如果早于陛下而去,只怕又是一场——”

    靖难之役!

    徐三握着他僵冷的手,用唇形一字一句不出声的道:“没有的事儿。陛下圣明。太子殿下会顺顺当当的继承大统。在那之前,您在狱中保护好自己。新皇登基时,便是您出狱之日!”

    杨千骏面露喜色,泪水聚在眼角,硬是咽了回去。他低声道:“提醒秦轩,汉王正打他的主意。”

    徐三冷哼:“他皮痒!”

    “让秦大人按我们计划行事就好。”杨千骏裂嘴一笑。汉王,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等着看他被打回原形的模样!

    徐三离开天牢前,意味深长的望了两眼狱卒。

    甩了只钱袋子给他们,冷声道:“记着爷的话。再有下次,爷直接摘了刑部的牌子!”

    躲着没现身的刑部侍郎冷汗淋漓。他不怕裘安耍横,就怕皇帝偏心哪!这小子原本狗屁不通只会来硬的,但现今他研读了《大明律》,那好似化虎为龙,升格了呀。到时硬的软的一起上,刑部还不被他掀翻了?得,杨千骏是吧?咱不碰他还不行么?本来陛下就没让审讯他,都是汉王惹出的事!太子还没废呢,就急着跳出来指手划脚!那吃相,啧!

    徐三回到松竹斋,撇去一身的沉郁与悲愤,扬起笑容对白棠道:“我都按你说的做了。陛下果然很开心。”

    白棠近来闲着无事。想着自己就要离开南京,有些店错过就没机会了。于是向魏国公府借了许多名画字贴研摩。白棠开口,徐三恨不得搬光魏国公府库存里的宝贝。恼得徐钦指着他直骂:“不若趁早分家!”

    徐三嘿嘿一笑:“分家分不得。不如这些书画先分了吧!”

    徐钦忍气道:“休想!分了你去哄骗白棠?滚!”

    徐三腹诽:大哥真是越来越精明了。

    搁了笔,白棠抬头看了他一眼,漂亮桃花眼有些异常的红肿:“见过你杨师傅了?”

    徐三笑容一垮,闷闷的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