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灏忚缃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正文 第511章 捧杀
    今天请客的东道主虽然是比尔学长,不过酒会的举办地点,却依然是索尼公司的“两栖俱乐部”。

    毕竟,盛田昭夫也是今晚的三位商界主宾之一。谁让盛田昭夫这个社交控对于结交美国政要高层太过痴迷呢。

    三年前,他会为了巴结认识基辛格,而对顾骜这个基辛格的新晋关门弟子礼贤下士;那么今天他同样会为了跟“当代美国最年轻当上州长”的新秀身上投注不凡的礼遇。

    不过这样也好,顾骜如今的家业,比起索尼公司还是嫩了点,有索尼在前面扛仇恨,他是巴不得看见的——盛田昭夫买单的酒会上,多出现一些黄种人客人,才不会太显眼,也不至于被那些白人拉到仇恨。

    哪怕比尔学长一会儿表现得对好多亚裔长辈、晚辈非常客气礼遇,其他白人富商也会下意识自我脑补为“毕竟今晚是一个曰本人掏钱,比尔对亚裔们客气点也是应该的”。

    两栖俱乐部的接待人员,对顾骜当然是很熟的。尤其是因为顾骜前几天还经常来这儿跟盛田社长谈CD唱片行业的未来全球规划、指点江山呢。

    所以他和米娜到的时候,门口的接待人员连邀请函什么的都没验,直接就问好和引路。

    “顾桑,今天是在四楼的鸡尾酒会厅……”

    “不用领路,我知道在哪儿。”顾骜也不想麻烦他们,一摆手就制止,搂着米娜旁若无人地上去了。

    当时旁边还有两家其他商界的白人客人在验邀请函,看着顾骜飘然进去,颇有几分愕然。

    “这是什么人?估计也是个曰本人吧。”

    “他旁边的女生倒真是极品,白人小姑娘能有这样的姿色,偏偏还很含蓄很懂东方礼节、气质也优雅。”

    “世风日下啊!最好的白人姑娘,现在都跪舔在丑陋的曰本人膝下了!”

    两个平素私交不错、私下说话荤素不忌的白人富商,如是低声吐槽着。

    谁让顾骜一直淡化“天鲲”这个品牌在美国的中资背景呢,天鲲一直宣传和在公众露脸的都是总裁舒尔霍夫,不是相关行业的人,根本不知道背后大老板是个中国人。

    而米娜的气质修养和美貌,在两年驻伊拉克的商务参赞任期调养之后,更是有一股由内而外的高贵干练,那些商界和掮客圈子里的高级交际花,是很难炼出来的。

    可以说,虽然米娜已经不干那一行了,但那一行留下的高贵如兰、知性优雅的沉淀,却是一辈子受用的。

    ……

    且不说那些外围富商的有色眼光,顾骜和米娜施施然上楼进到鸡尾酒会厅,立刻就看到了比尔学长和盛田昭夫非常殷切地过来打招呼。

    “亲爱的顾,你应该再早点来的。”比尔学长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且趁着一个侍者走过来时,亲自拿过两杯香槟,一杯塞在顾骜手上,一杯塞在米娜手上。

    等顾骜和米娜都拿上酒之后,比尔才回手又掏了一下,给自己拿了一杯,然后一边摆出干杯的姿势,一边才想到询问:“这位是……”

    “这是我大学同学,麦迪丽娜.伊丝米娜雅小姐,现在也是从商了——最近出名的那款运动功能饮料‘红牛’,就是她的产业。她这次完全是为了奥运会的商业代言而来,顺便旅游一下,她对美国并不怎么熟。”

    比尔学长很给面子地摆出一脸肃然起敬:“原来米娜小姐也这么年轻有为,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顾,你和米娜小姐现在这样珠联璧合的成功,真是让我回想起了10年前,那时候我跟塞拉莉都刚刚耶鲁法博毕业,结果她以应届生的身份就入选了联邦司法BU筹建的‘水门事件33人独立律师调查团’。

    那可是让我够呛,身边多少人都说我连我女朋友都不如。幸好我也不赖,只被她的光环压制了一年,就去阿州当上了州司法BU长,反超了回来。”

    米娜本来已经非常适应各种外交辞令的场合了,很少会害羞,不过听了比尔学长这样的商业互吹,还是不禁心中一喜。

    “原来在其他青年一辈的精英眼中,咱跟老公是这么般配的……”米娜想着想着,脸色微微一红。

    然而这个微不可查的表情,落在一旁作陪、同样是人精大律师的塞拉莉女士眼中,却立刻意识到了端倪:这小姑娘,居然会因为别人赞她跟顾骜般配,就这样意外欣喜,看样子也就是个情人而已。

    这边一群人寒暄客套了一阵,客人也渐渐到齐了。

    今天与会的富商都是消息比较灵通,眼光也比较毒辣的,在比尔学长致了辞之后,他们也都知道今天主要要感谢的对象是哪些人。

    那么,凡是希望跟比尔学长搞好关系的商人,也都会自然趋之若鹜地跟那些主宾套近乎。

    顾骜与米娜,享受到了克里斯.高尔文、盛田昭夫一样的礼遇,被不少白人富商围起来套话求合作。

    顾骜只能一一应付。

    在有意识无意识之间,跟四五路富商接洽后,顾骜和米娜自然而然结识到了一位今晚的与会富商。

    “顾,幸会,鄙人是德州仪器CEO约翰.夏柏。”

    “原来是TI的夏柏总裁,幸会幸会。”顾骜很热情地跟对方握手。

    夏柏总裁很商务地微笑自吹:“刚才顾先生在比尔注席邀请下发表的那番、对南部科技产业发展的致辞,实在是发人深省呐。希望以后有机会跟你们天鲲更多合作——

    我们德仪供给摩托罗拉的,可不仅仅只有68000系列CPU的技术支持,我们还有更多的应用层元器件,相信天鲲未来的游戏机和播放器上,都会用得到的。”

    众所周知,德州仪器是摩托罗拉系的重要供应商,在摩托罗拉不掌握CPU具体工艺,以及很多核心技术的情况下,德州仪器为摩托罗拉系提供了很多技术帮助。

    换言之,摩托罗拉有点像CPU和很多核心芯片的“设计方”,而芯片重要的不仅仅是设计,还有很多配套,都是需要核心技术的。

    说句外行人容易理解的比喻,德州仪器就是比摩托罗拉处在芯片产业链更上游的供应商。只是后来摩托罗拉系完全被英特尔系碾压了,德州仪器也就跟着有所衰落。

    (英特尔占据的产业链长度更长,所以其实严格来说很难对标。英特尔相当于是把从德州仪器到摩托罗拉的两部分活儿中,都干了一大半,它对上下游合作者的依赖度更低。)

    在这种情况下,德州仪器跟天鲲系要说有历史交情,那也是说得过去的,相当于是他“供应商的供应商”。现在只不过是趁机再联络一下感情,并不会显得突兀。

    即使商业见解方面交流得深入一些,也不会让人觉得交浅言深。

    所以,共同的产业兴趣,让顾骜与约翰.夏柏很快谈笑风生起来,似乎相见恨晚。

    夏柏聊了一会儿,觉得顿生知己之感,意犹未尽之下,听顾骜介绍他身边的女伴米娜也是商界新秀、但不是电子产业的。夏柏也就随口问起米娜的看法:

    “不知美丽的米娜小姐,对我们刚才的讨论,有什么看法呢?”

    米娜谦虚一笑,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是做快消品的,对你们技术含量那么高的产业能有什么见解,我完全听不懂啊。”

    “商业逻辑是不分技术高低的,任何行业都有可以借鉴的经验。”约翰.夏柏出于礼貌,捧着追问了一句。

    米娜见推辞不过,才稳妥地说:“我是中国人,没做过美国市场,所以我只能用在中国学到的经验来说说看法。

    目前随着我们中国的经济政策进一步开放,很多人都非常信奉你们美国传来的‘全球分工体系’,觉得每个企业,乃至国家,就该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把自己有比较优势的细分领域做到极致。

    而不是抱着敌意戒备的思想,非要自己完全求全——那是一种害怕被敌对阵营经济封锁、技术封锁时才有的落后思想,在开放的、法制完善的、充分竞争的统一大市场内,不该有这种落后的思维。

    所以,自己做不好的、未来做不到行业第一的生意,我都是毫不犹豫放弃的——就像我的红牛,我绝对不会因为红牛在亚洲卖得好,我就跟风靠着这个渠道再去研发自己的可乐卖,我知道卖可乐我一辈子不如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去了也没钱赚。不如专注于运动功能饮料,在这个细分领域做到行业第一。”

    米娜本来就长得漂亮,气质高雅,同时带着一大半白人混血血统的面容,又很符合西方人的审美。所以刚才本来就有好几个富商在旁边,想要蹭话题听。此刻米娜如此高谈阔论,立刻就引起了一堆美国人的“万国来朝”好感。

    (西方人对黄种人的审美,跟黄种人对黄种人自己的审美,是有很大差距的。在西方火的黄种人超模,我们中国人看了都觉得丑得一逼。同样嫁给有钱犹大人的黄种女人,在亚洲男人眼中都是邓文迪普利西拉陈这种丑货。

    所以,叶纨这种东方古典一点的美女,在白人眼里就不是美女了。萧穗这样偏气质型的好点儿,相对能中外通杀,但绝对都不如米娜。)

    听听!中国人现在是多么地“言必称美国”,在美国学界流行的“全球分工论”、“比较优势论”,连远在东方的社会注意国家都信仰了!

    这是美式价值观的胜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