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灏忚缃 > 其他小说 > 军门衍生暖婚 > 正文 115 玩具枪哦
    “我!警察同志,我们被挟持了!”

    秦如玉高举起一只手,激动地跟前面的警察喊道。

    “挟持?”

    警察看了眼周遭的人,然后眉头紧拧:“都把手举起来抱着头顶,蹲在地上!”

    秦如玉一愣,随即想到保命要紧,赶紧的配合着蹲在了地上抱着头顶,顾建民却是带着点薄怒,让他一个大佬蹲在地上像是嫌疑犯一样被质问,他做不到。

    领头的警察在走廊里慢悠悠的走了一圈,打量了这些保镖,打手之后才又淡淡的问了声:“谁挟持谁啊?”

    一方是西装革履,一方是专业武装,看起来都很专业嘛!

    专业武装的有个帅哥已经翻白眼了,似是有些不屑。

    “他,他们,威胁我们!”

    秦如玉一只手抱着头,一只手对警察说道。

    “他们威胁你们?那这些穿西装的呢?”

    警察皱着眉头又问道,声音不高,但是严肃之极。

    “他们,他们是我们的保镖!”

    秦如玉突然心虚起来,说话声音都渐渐地低了下去,说完后整个人把头埋下,似是意识到水有点深了。

    “哼!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你为什么不蹲下?”

    警察走到顾建民面前,冷眼看着他问了句。

    “哼!笑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顾建民一副看不上他的表情,说着就看向别处。

    “哈!我管你是谁?这一带都是我的管辖区,在我这里聚众斗殴就得受我管!都带走!”

    警察似是被挑衅,突然说要把人带走。

    “我看谁敢?”

    顾建民喊了一声。

    两个警员已经走到他身后,直接抓住他的两根手腕,摁住他的肩膀,根本没人管他是谁,为首的警察笑了声,对顾建民挑了挑眉,那神态仿佛在说,现在知道谁敢了吧?谁都敢!

    “警察同志,我们在闹着玩呢,这,这都是玩具枪,不信您看!”

    突然一名拿着枪的小伙窜了出来,把枪交给了警察。

    警察斜了他一眼,然后像模像样的将枪拿在手里端详了下,更是冷哼了一声:“真有你们的啊!”

    “警察同志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这一次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下次?统统都给我带走!以为是玩具枪就没事了?”

    警察说着把枪在那小子头上戳了两下。

    穿西装的那个领头的看了眼顾建民,顾建民用眼神提醒他别出头,他才又低着头被警察用警棍挟持着往外走。

    “发生什么事?”

    就在那群人被带走的时候,顾笙从里面把门打开,看到还多了警务人员,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

    为首的警察一转头,看到她后不自觉的挑了挑眉,然后却是笑着问:“你……”

    “他是我父亲!”

    顾笙看了眼旁边站着要被带走的男人。

    “哦!我得把他带走,他跟这个女人报警说有人挟持他们!”

    “不会吧?警察大哥,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父亲带走,我爷爷病危,现在要找我父亲说话!”

    顾笙从里面出来,紧张的恳求他。

    傅二哥有点演不下去了,只得用力蹙着眉勉强保持严肃,“那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你可以带走!”

    顾笙立即说道。

    “哦!那行吧!反正是她报的警,回去给我做个笔录也是应该的,那男的放了,女的带走!”

    傅二哥一声令下,又看了顾笙一眼,顾笙也用眼神跟他道谢,然后看着他带人离开。

    “你们不能带走我,健民,健民,你救我啊!顾笙你个小贱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给我闭嘴!羞辱别人也是要被拘留的!”

    竟然骂他弟妹,傅二哥表示不能忍,威胁上!

    顾笙跟顾建民互相对视一眼,顾笙道:“爷爷叫你进去!”

    顾建民知道老爷子是没治了,刚刚顾笙才在警察面前给他求情,他便低着头走了进去。

    顾笙却是忍不住又往走廊深处看了一眼,眼神之冷漠,冷的像刀刃!

    老爷子交代完后事,下午两点便离开了,顾笙还在给他擦身体,突然机器发出致命的声音,顾笙只是慢慢抬起头,看着老爷子闭着眼无声无息的时候,她的心早已经痛到失去知觉,而后又低下头继续帮他擦拭手臂,她希望爷爷走也干干净净的走。

    “别擦了!”

    站在窗口的顾建民走过来,看到老爷子已经咽气,对顾笙低声交代了声。

    顾笙忍着一口气,尽管眼泪已经不争气的大颗大颗落下来,但是她还是坚持要给老爷子擦一擦。

    “你爷爷他已经走了!”

    顾建民说道,心里此时倒是对这个女儿又高看一眼,她竟然能不畏惧一个死人的身体,现在就连他这个当儿子的都是有些发怵的。

    “爷爷要走也要干干净净的!”

    顾笙倔强的声音并不高,似是怕惊扰了老爷子。

    顾笙擦拭着他的腰上,无意间的一眼,心狠狠地一颤,等她再把爷爷的病号服翻上去看清楚爷爷身上的淤青——

    砰地一声,是门被从外面推开的声音,几个医生窜了进来,然后宣告爷爷的生命结束。

    “两位请节哀!”

    医生看过之后郑重的跟他们父女说道。

    顾笙没再说话,顾建民点点头。

    此时徐珍珍已经站在门外,顾笙看到她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很快又低了头,有人来把爷爷的尸体推走。

    顾笙的心却总也放不下,爷爷的身上怎么会有淤青?

    等顾建民也出去了,顾笙还站在病房里,一双手攥着湿润的毛巾,呼吸断断续续,漆黑的眼睛里是悲痛跟决绝!

    “怎么了?”

    徐珍珍看她不对劲,走进去低声问她。

    “爷爷身上有伤!”

    顾笙的声音有些沙哑。

    “什么?你怀疑……”

    徐珍珍猜到原因后自己都不敢相信,顾笙只是用力的抓着毛巾,她也不愿意相信。

    顾笙出门的时候小声跟徐珍珍提了一句话,徐珍珍点点头便没再跟着顾笙。

    倒是卓明,迟来的他站在电梯门口站着,转眼看到顾笙走近后问道:“你还好吧?”

    顾笙看到他就觉得一阵恶心,只冷冷的一眼便要走。

    “顾笙!”

    卓明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烦闷的问她:“难道我们从此就跟路人一样?我爱过你!”

    爱过她?

    顾笙转头,嫌恶的眼神看他,然后用力的将他的手甩开。

    那一用力,顾笙自己也有些眼花缭乱!好像发烧更严重了!

    “你不配跟我说这话!”

    顾笙攥着拳头,冷声说完就走。

    卓明上前去,随着电梯打开,跟顾笙后面进去,直接将顾笙抵在梯壁上,猛烈的撞击让顾笙的后背疼的刺骨,然她双手被擒住在身后,只听卓明激动的声音:“我不配?那个臭医生才配是吗?你以为他真的爱的是你,他爱的不过是你这个顾家长女的身份,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清楚吧!”

    “你放开我!”

    顾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炸了,一阵眩晕后却是一点挣脱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傅衍爱的是她这个顾家长女的身份,那她更要好好爱傅衍了,因为她这个顾家长女到底有什么?除了有一身麻烦!

    “我放开你?你知道我因为你失去了什么吗?我放开你?顾笙,我这辈子都会在你的视线里,得不到你,我便亲手毁了你,我不会让你跟那个医生安心的过你们的小日子,你想都别想。”

    卓明另一只手捏住顾笙的下巴,最近接连受伤,今天又发烧,经历爷爷离世的她实在没能力逃脱他的掌控。

    只靠着梯壁上的凉度,让她保持着一些清醒跟理智。

    “是吗?那你打算怎么毁了我?就用你这卑鄙的手段?”

    顾笙眼花缭乱,还能勉强保持一点冷静,咬牙切齿的盯着他反问。

    “卑鄙?反正我在你的眼里早就是个卑鄙的家伙,我不在意更卑鄙一些!”

    “可是你忘了,你不行了吗?”

    顾笙低低的嘲笑!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卓明被刺痛,更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凑近她。

    就在顾笙以为自己会被这个人给恶心到的时候,突然电梯叮的一声。

    护士推着轮椅里的女人站在电梯口,再然后……

    一阵寂静!

    卓明就要去亲顾笙,顾笙用力别开脸对着门口,听到电梯开的时候她才觉得身上轻了点,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然后看清了轮椅里女孩子那张惨白的小脸。

    眼神对视的那一刻,顾笙清晰的感觉到顾云对她的恨意,不过此时她却并不觉得对不住顾云,感觉恰恰相反。

    “小云?”

    卓明看着顾笙的表情后也转过头,也愣了。

    下一刻顾笙觉得抓着自己的手不再那么用力,抓住机会立即反抗,抬腿就朝着他的膝盖一侧踢了过去,然后站到一旁,冷眼旁观!

    卓明感到疼才回过神,条件反射的弯腰摸着自己被踢的地方,又下意识的去看电梯门口的女人。

    护士尴尬的看着电梯里,然后把轮椅推了进去,“卓先生,这……”

    “交给我,你可以去忙了!”

    卓明淡淡的一声交代护士。

    卓明故作淡定起来。

    此时的顾云特别的安静,娇小的她坐在轮椅里,一双手在宽大的病号服里藏着,紧紧握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像个受尽委屈又没有能力还手的可怜女孩,眼睛里盛满了泪水。

    顾笙靠着电梯壁站着,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臂上用力捏着,防止自己虚弱的晕过去,如果此时有人观察她们姐妹就会发现,顾笙的脸,比顾云的更虚弱。

    电梯里三个人各怀心思,各自防备,直到到达那一层!

    顾笙听到电梯开的时候松了口气,同时一阵凉意吹进来,叫她没办法先一步走出去。

    卓明推着顾云先走了进去。

    顾笙这才费力的直起身,不紧不慢的跟过去。

    心里明白,她跟顾云还有卓明之间的恩怨,大概是到死都不能化解了!也罢!就让他们恨的咬牙切齿!打起来也不用手下留情!

    三个人到了太平间,顾云一直不敢进去,顾建民跟卓明还有顾笙跟老爷子最后一面后便转身发觉小女儿不在,明明刚刚卓明推着她进来的。

    出去时候顾建民发现顾云自己在走廊里,有点不高兴的皱着眉头对顾笙交代了一声:“推你妹妹进去跟你爷爷道别!”

    顾笙先是一愣,随即却是点了下头,走过去推轮椅,顾云仇恨的眼神看着她,在顾笙转身推着轮椅要往里走的时候,她双手抓住了车轮,顾笙受阻,却只是冷眼看了看顾云那细皮嫩肉的手,然后用力一推。

    顾云只得松开了车轮,疼的双手紧握。

    “好好跟爷爷道别,我们在外面等你!”

    顾笙说完便走人,顺便把太平间的门关上。

    “公司有点急事,赶过来晚了些,没能让爷爷见上最后一面!”

    卓明跟顾建民在走廊里说道。

    “你也不是有心的,算了!”

    顾建民不太当回事的说道。

    顾笙出来后看他们俩在说话,便站在门口墙边没再动,身上一阵阵的虚汗告诉她,一定要保存体力!

    太平间里突然一阵阵的尖叫,然后就是一阵死寂!

    等卓明进去,轮椅里坐着的女人已经晕了过去。

    被自己的爷爷吓的昏死过去,这真的很顾云!

    顾笙没理,只觉得小腿开始发软,有点体力不支的时候被人用力扶住:“顾笙!”

    “你怎么来了?”

    顾笙眼睛昏花,看到他之后便潮湿了。

    傅衍没跟她说话,只是将她横抱起来,然后对着旁边的顾建民说:“她身体出了点问题,我先带她去做检查!”

    顾笙虚弱的靠在他肩头,听着他的声音都变的不真切。

    顾建民怔怔的看着傅衍抱着他女儿离开也没明白过来,顾笙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那会儿还差点跟他打起来。

    然,等他再认真去看傅衍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这个女婿,已经无处不在!

    傅衍把她抱到病房的时候只听她低哑的声音:“爷爷走了!阿衍,爷爷走了!”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心里就有什么一阵阵的涌上来,最后在她的眼眶里凝聚成泪珠,滴落到脸上,瞬间泪流成河!

    “爷爷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他会有另一番精彩的人生。”

    傅衍轻吻她滚烫的额头,顾笙抽泣了两声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傅衍亲自给她做了检查,找人配了药水给她挂上。

    徐珍珍跟他通了电话后赶来,病房里寂静的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去做什么了?”

    傅衍低声问了句,眉心带着一股凉意。

    徐珍珍意识到自己这个老板虽然出手阔绰但是比之前的老板还难应付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得低声说:“顾笙说她爷爷身上有伤,让我去查!”

    “可有查到什么?”

    傅衍的声音低沉却依旧是冷冰冰的,毫无温度。

    徐珍珍被这样的傅衍整的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却只能说出让他不满意的答案,“没有!医生们都守口如瓶!”

    “我不管以前你的工作是怎么分配,从今天开始你记住了,你的任务是保护顾笙,她再有任何意外,我唯你是问!”

    傅衍无情的提示!

    “是!”

    徐珍珍压着一口气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反驳!像是傅衍这种对外人没有血性的类型,她真是第一次遇到,收了他一辆保时捷,自己的命算是赔进去了!

    徐珍珍低头轻叹,后悔不已!

    “你先出去吧!”

    徐珍珍不敢耽误,忧心的看了眼躺在病床上昏睡的女孩子,只得转身出去。

    徐珍珍出去后看到谭亿源站在外面,好奇的问了声:“你怎么在这里?”

    “衍哥在里面吧?”

    谭亿源小声问,她开门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他衍哥的背影了。

    “在是在,不过你最好先别去找他!”

    徐珍珍好心的提醒道。

    “明白!女人病倒了,他肯定不高兴!”

    谭亿源点点头,跟她在一起站着,条件反射的多看她一眼,然后也好奇的问了句:“他说你了?”

    “……”

    徐珍珍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就这样,不过你不用在意,他不会真的把你怎么着!”

    谭亿源解释。

    徐珍珍刚要松口气,就听他又说:“最多就是把你扔到个没人的国家去思过一阵子!”

    “……”

    “你真的不用害怕,他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女人!”

    谭亿源看她被吓到,又继续说。

    徐珍珍抬眼看他,这个男孩子说的话,她能信吗?

    “他对女孩子会手下留情?”

    “那倒是也不会!不过他一般不请自动手,都是叫我们!”

    谭亿源突然就说不下去,毁在他手里多少女孩子了呀!

    徐珍珍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谭亿源嘿嘿笑起来:“不过我肯定不会那么对你的!”

    “哼哼!”

    徐珍珍假笑,心想我信你才怪!

    突然就想起那次他找人对付顾云的时候,可真的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顾云那凄惨的叫声,她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不过你是个例外,你是顾笙的人!”

    谭亿源又说道!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徐珍珍忍不住皱眉。

    “现在虽然说是衍哥在雇佣你,但是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保护的是顾笙,而顾笙又把你当姐妹,衍哥要是敢伤你,顾笙难道不会护着你?”

    “……”

    “顾笙要是为了你跟他翻脸,呵呵!你知道我们衍哥凭实力单身二十六年,好不容易找个媳妇……”

    不用再多说,徐珍珍已经领悟。

    这么说来,好像她真的不用那么紧张了!

    “姐!再说,弟弟也会罩着你的!”

    谭亿源突然抬起手来,像个兄弟那样搂住徐珍珍的肩膀。

    “把你的手拿开!”

    徐珍珍一扭头,然后冷冷的一腔。

    谭亿源看她脸色不佳,立即就松开了她,不敢在有轻率地举动。

    顾笙快到半夜才醒来,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旁边躺着的男人,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想到是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抬手去轻轻地抚摸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他的脸有点凉,顾笙低眸,才发现被子都在自己身上,轻轻地将被子也拉到他身上一些,消瘦的身体渐渐地靠近他。

    刚开始他身上还有些冷,她憋着一口气待了会儿他身上就暖了。

    爷爷走了!

    以后在J城,他成了唯一给她撑腰做主的男人!

    “醒了?”

    男人还没睁开眼,已经将她拥着,轻吻着她的额头感受她的温度。

    “嗯!”

    顾笙的嗓音还有点沙哑,却乖乖的。

    傅衍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觉得她烧退了才松口气,刚刚竟然躺在她身边睡着了,对自己有点失望。

    “我们回家吧!”

    顾笙低声跟他商议。

    医院,是冰冷的!

    “好!”

    傅衍答应。

    安静的病房里,两个人四目相视,是互相珍惜的神情。

    ——

    回去后傅衍给她煮了清汤面,顾笙坐在餐厅里看着那碗简单的面却觉得无限感慨,忍不住苦笑着对他说:“从小到大,就连我妈都不会做这些事!”

    “以后有人给你做了!吃吧!”

    傅衍摸摸她的脑袋,对她说道。

    顾笙点点头,开心的吃起来,这真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来自她顾笙的老公的爱心面汤。

    吃完饭顾笙站在旁边看着他洗碗忍不住感叹,“以后饭你来做,碗我来洗吧?”

    傅衍转头看她一眼,低问:“真的?你来洗碗?”

    顾笙……

    “跟我在一起,不用那么计算!”

    傅衍说道,然后继续把碗洗完,收拾好厨房后才转身走到她身边去,已经擦干净的手轻轻地扶上她的肩膀:“爷爷虽然走了,但是在J城你有更强的人撑腰,别让自己陷入痛苦中,嗯?”

    顾笙温柔的眸子望着他,柔若无骨的手臂伸出去轻轻地将他的窄腰给环住:“我知道!”

    她没资格悲痛太久,爷爷的事情她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傅衍看她那么温柔又那么坚定,又忍不住轻吻她一下:“抱你去睡觉!”

    顾笙点头,被他给横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她身上总是没什么力气,哪怕是烧退了也蔫蔫的。

    她跟爷爷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那个疼她,一心为她打算的老人家,她不可能不心疼。

    “爷爷立了遗嘱,说将他在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全部转到我名下,并且逼着顾建民同意了!”

    大床上,顾笙翻身趴在傅衍的怀里对他说道。

    “嗯!老爷子对你是真心,只是你父亲这个人!”

    傅衍不用说太多,顾笙作为女儿自然了解自己父亲的为人,就如顾建民以那样的名头就将她赶出公司一样,顾建民照样可以找个理由否定老爷子临终前的交代。

    “我也想到这一点,不过有你送我的戒指在,问题不大,我现在担心的是爷爷的事情,我在给爷爷擦身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大片的淤青,我想爷爷突然出事会不会跟这有关系?”

    “摔伤!”

    傅衍眉心微拧,不是疑问,而是感叹!

    “我有想过是意外摔伤,可是如果只是意外摔伤,顾建民没有理由不让我去医院!并且派了那么多保镖在病房门口守着。”

    “你怀疑事情跟他有关系?”

    傅衍问。

    “我不能确定!但是这件事情顾家的人肯定一清二楚!”

    顾笙心想,老爷子在家里晕倒的话,肯定全家上上下下都被惊动了才是。

    “的确!”

    傅衍淡淡的肯定。

    “这件事查的越早越好!只是珍珍姐没有在医院找到爷爷身上有伤的证据……”

    顾笙头疼的叹了声。

    “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傅衍摸着她的长发对她说道。

    顾笙再次抬眼对上那双温柔的黑眸。

    “又是你做到的?”

    顾笙忍不住唇角浅勾,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呢?

    傅衍低眸静静地睨着她:“当然是你出色的老公做到才是!”

    “嗯!的确很出色!”

    “嗯?傅太太这个色,是另有所指啊!”

    “没有没有!我真的是说你很出色!关灯睡觉!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