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灏忚缃 > 修真小说 > 我是半妖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风多年心中的无脑之人
    在这个寒冷的天里,某些寒窗苦读,夜深还未睡的学子。

    正借着幽幽烛火与窗外清冷月光埋头苦学。

    困意袭临,无声的打了一个疲倦的哈欠。

    将窗子撑大了些准备迎上一阵冬夜里的冷风醒醒神。

    却恰好看到这有生之年难以忘却的一幕,惊得手中书卷都掉在了地上却不自知。

    猩红的披风随风张扬,炯大的眼睛微微一凝。

    小司马风多年手中缰绳被捏得紧了紧,身下战马受到感应,极为听话的停下马蹄。

    身后的黑甲军队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身后还跟了一人……

    那人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脚步声。

    虽然在五百人军靴落地的声响之中微不可查,但隔着五百人,身为安魄强者的小司马亦是能有所察觉的。

    “看来顾少爷,是十分清楚今日黑甲前来,所为何事了?”

    小司马风多年未转头,隔着五百人军队,却也清楚身后跟着的是何人。

    顾瑾炎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双手枕在脑后,笑道:“本少又不傻,陛下前不久也才震怒了一回,是因为我姐姐回京的事,今日白天里,叶少才与我一道放出姐姐,黑甲军晚上就来了,原因不是显而易见吗?”

    风多年的声音听不出息怒,缓缓道:“既然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十分严重,你还敢同叶陵一起去私放顾然?”

    “严重?在本少眼中,有什么事会比我姐姐的事更严重,你们又可知道夏运秋在大理寺内滥用职权,私自对我姐姐施加酷刑。

    你们只知是叶少私放了我姐姐…不对,这里不能用私放二字,这是陛下与罗生门门主亲点他全权负责此案,所以即便是放了,那也是叶少的权利所在范围之内,小司马大人口中的私放并不成立。”顾瑾炎依旧用着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道。

    风多年的声音骤然变得危险起来。

    在他掉转马头的瞬间,身后的百人军队极为配合的分开至街道两侧,为他让出一个通道。

    他高坐在马背之上,遥遥直视顾瑾炎,冷声道:“顾然是罪人,入了大理寺,无论受到何种刑罚,那都是合理的……

    我倒是十分好奇顾少爷与叶世子之间的关系,叶世子不过归京短短数月,顾少爷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够说服叶世子这般轻易爽快的答应你放出顾然,是顾少爷你太过于圆滑处事?还是这叶世子太过于愚蠢信人?”

    顾瑾炎唰的一下抖开扇子,仿佛是嫌着掺夹着大雪的寒风不够撩人,又自行的加大了点风的力度。

    他得意扬眉道:“我们哥俩之间如铁般的关系,岂是你心中那点龌龊心思可以一概而论的。

    叶少仗义,知道我姐姐在牢狱之中受苦受难,特来告知,主动来找本少,让本少同他一起接姐姐回家。”

    风多年有些意外的扬了扬眉角,看着马脖子上的陵天苏,意味深长中带点讥讽笑意。

    “居然还是他主动相邀?”

    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这么做。

    本听着这小子近些日子的传言,还以为会是年轻一代的兴起人物。

    毕竟十五岁的凝魂巅峰在大晋也是极为少见的。

    可如今看来嘛,果真上天是公平的。

    在赐予一个人绝佳的修行天赋之时,同时也会收走这个人的脑子。

    如此无脑之人,仗着陛下对他的宽厚与宠爱,便以为可以为所欲为。

    殊不知,这种宠爱,在皇家的世界中,即便是血亲,也会有界限的。

    更别说他一个藩王之孙了。

    他犯下如此大不忌,还洋洋得意,夜宿青楼,大祸临头不自知。

    即便叶公有着滔天手段能够保全他的性命,但是这小子的路,终究是走不长远的。

    而叶家,终究也会因为这个无能无知的世子到来,而走到终端尽头。

    “那么顾少爷你跟着我黑甲军是做什么,难不成是想从我的手中…将叶世子劫走?

    如果你生出这种愚蠢的想法来的话,我能很不幸的告诉你,你带不走他,而且会死在我的剑下。”风多年平静的说道。

    顾瑾炎眯起了他的那双桃花眼,微笑笑道:“你敢杀本少?”

    “你大可以试试。”

    对于永安城的权贵来说,顾瑾炎是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少,未来顾家的掌权人,不可妄动。

    可在他眼中看来,不过是一剑的事情罢了。

    当然,前提是顾瑾炎这家伙不知死活的主动出手,他才有理由杀他。

    而顾瑾炎却依旧风度翩翩的站在原地,一步不动。

    手中折扇轻摇,更没有出手夺人的意思。

    “叶世子比我想象中的要蠢许多,而顾少爷你却是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很多……

    我与那个自以为是的夏运秋可不同,他刻意压制修为不去破镜。

    韬光养晦?呵……看似自信强大,实则此举无比愚蠢,这便是他在修行的关键时刻,被你们偷袭伤了识海神魂,辛苦蕴养多年的神魂之力一朝一夕毁于一旦。

    如今再想破镜却是痴心妄想,而我,想要杀你,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顾瑾炎噗嗤一笑,道:“小司马大人,你说了这么多,本少承认很有道理……

    但是本少可不是来从你手中抢人的,本少素来光明磊落,为人仗义,今日怎么说都是我顾瑾炎欠了叶少大大的一个人情,故而今夜的花酒钱是本少请了。

    但单单一个酒钱可是不够的,本想着日后这小子有难,少爷我定当义不容辞。

    而现在,你要带走他,本少不阻拦,但是本少希望小司马大人你能够一碗水端平了,毕竟去大理寺接我姐姐的,可不止他一人。”

    听到光明磊落,为人仗义这几个字时,在场的所有黑甲军侍都觉得十分荒唐好笑。

    苦于方才前不久那位仁兄的教训,倒是无人敢笑出声,只是眼中的嘲弄十分明显。

    风多年看着顾瑾炎,亦是嘴角挂着讥笑:“真是出乎意料,顾少爷竟是重情重义之人,看来叶世子将顾然从大理寺中放出,很合你的心意,但是……”

    说道这里,戏谑的笑意顿时消散,语气陡然一沉!

    “我不管你们二人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协议,无论是你顾瑾炎求叶家世子放出顾然,还是他主动提及,这都不是我感兴趣的。

    你们只需明白一点,私放顾然是叶家世子的决定,那边够了!陛下震怒,下令拿下的,也只有他一人,这滔天的怒火自然不会发泄到你们顾家身上。

    顾然已经回家,对于顾家,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我希望顾少你能够好自为之,此事已经与你无关,莫要再插手。”

    说完这句话,风多年恢复面无表情的神情,重新掉转马头,向着皇宫方向行去。

    而身后的黑甲军则重新合拢成一个严密的队伍,紧跟而上。

    顾瑾炎这次没有跟上去,微眯的眸子有些意外。

    他早料想到他与陵天苏二人一同放走顾然,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听陛下的意思,这个后果竟是由陵天苏一人承担?!

    顾瑾炎心中升起一丝不安。

    这真的是陛下的意思吗?

    顾瑾炎无奈,心知即便自己跟了上去,也无济于事。

    为今之计,唯有先回家找老头子商量商量对策了。

    心中暗叹:叶陵啊叶陵,你这以锐气掩饰锐气的代价,怕是有些大啊……

    人们都说福祸双依,在一个人倒霉到极致的情况下时,总会发生一些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好事来。

    可顾瑾炎发现这种事情今夜怕是不会发生在叶陵身上了。

    也许是老天爷觉得陵天苏入京的情况还没到到达极致这般地步,所以需要再加一把薪柴……

    (ps:偷偷的更新一章,应该没人发现。下一章会出来一个北北很喜欢的反派,男主的宿敌。很期待明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