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灏忚缃 > 玄幻小说 > 海侯六匠之沧海遗墟 > 正文 第十一章
    邓季现在壮着胆子顺水绳往前摸,而他的右手现在已经握紧了腰间的匕首。

    如果这绳头的位置不是刀哥的话,那该不会是刚才从水里逃走的那水猴子吧?

    对付水猴子最好用的工具当然就是铁螃蟹,它尖端的两个铁刃张合力特别的强。

    只要是使用得当,就能轻而易举的让这鬼东西的脑袋搬家。

    不过它也存在有弊端,一尺多长的铁杆在极近的情况下施展不开。

    相比之下,匕首倒是要更好一些,小巧灵便,最能给敌人出其不意。

    大约十几秒后,邓季则已经顺利的来到了绳头的位置。

    喉咙不自主的咽了口唾沫,随后他则伸手去摸拽着绳头的东西。

    霎那间,令邓季汗毛倒竖的触感则赫然出现在他的右手上。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寒冷潮湿的黏腻感正顺着他的手臂向上席卷。

    并且,在手肘位置,还不知有什么东西,竟把他的皮肤给刮的生疼。

    “这地方,你不该来~”

    这句话的突然出现,几乎将邓季直接推入到那深邃的谜坑之中。

    他敢确定,这个声音绝对不属于自己所在的这个队伍中的任何一个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说话的这家伙又会是谁呢?

    是拽着绳头的这个家伙?还是另有其人呢?

    正在邓季感到惊诧的时候,诡异的拖拽感却突然被施加在关联着所有人的水绳上。

    不明就里的众人现在都被迫跟着这股庞大的拖拽力,漫无目标的在黑暗中乱窜。

    可以肯定这种拖拽力,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制造出来的。

    如果是以这个思路加上之前他摸到的那诡异触感来推测,也就能够清楚的证明,现在拖着他们在水里游窜的家伙,绝对不是人,既然如此,那么刚才那番话又会是谁说的呢?

    他们这些人,并不清楚自己在黑暗中被拖了多久。

    如果不是邓季割断了水绳,恐怕他们还仍然会像钓鱼似的跟着对方四处瞎窜。

    刚才的极速游动让他们被动的灌了不少水,有的人险些在这个过程中窒息。

    所以,在挣脱这特殊的“引领者”后,他们则开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这种地下暗河大多都和外部的江河相连,只要跟着河流的走向就应该能出去。

    但现阶段,他们首要考虑的是:光,没有光,任何的行动都无法顺利展开。

    “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刀哥现在的手正在四下挥动,应该是在寻找自己周边的人。

    但来自他的询问却许久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人呢?都他娘的死哪去啦?”

    与此同时,刀哥还能清楚的感受到,在自己身边的水中有东西悄悄的游了过去。

    按照对方所带动的水流程度来推测,这藏在水里的鬼东西体型绝对小不了。

    刀哥现在想逃,但双腿却不知道是咋回事,竟然离奇的失去了知觉。

    而水里的这主,似乎并不想这么快的结束了这个“玩物”的生命。

    因此,现在的这鬼东西竟然在水里快速的盘旋游动起来,剧烈的水流运转所引动的漩涡,直接将刀哥给卷到了水底,浑身麻木的刀哥现在也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对方将自己带走。

    ...

    反观邓季等人,现在仍在黑暗中四下的乱转,根本没有具体的行动方向。

    “对了,刀哥,你们队伍用的水语是什么类型,刚才忘了问你了。”水语是在水中进行交流的特定语言方式,每个队伍都有不同的水语,但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水语都是围绕着基础语言来进行演变的,所以,只要知道了对方的水语类型,就能与对方顺利的交谈。

    “嗯~我记得好像是三段式的。”在得到了“刀哥”的回答后,邓季却感到有些诧异,三段式的水语?这么老旧且繁琐的水语类型现在居然还有人用,可见这个“刀哥”究竟有多么的古板。

    听到了“刀哥”的答复,黑暗中的牛子却突然发出质疑:“三段式?刀哥,咱不是七点式吗?”

    “你俩口径统一下,行不?我现在到底该听谁的?”邓季真被这俩活宝给搞糊涂了。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小孙、三旺和大福四个人是几年前跟上刀哥的,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从没用过什么三段式的水语,怎么今天突然蹦出个这玩意?”在牛子说话的时候,“刀哥”却已经从水绳的连接中挣脱出来,随后诡异的冷笑则突然出现在这神秘的黑暗中。

    这笑声牛子他们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在河岸上的时候听到过一次,在水眼里听到过一次,现在在这暗河之中居然又听到了一次,难道说,这个阴猫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们?

    “你是说,刚才那个声音是阴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刀哥在哪?”邓季他们根本就不清楚自己身边的人究竟是什么时候被换掉的!而且,还是在连着水绳的情况之下,难道~

    现在四周全部都是黑暗,不论他们想到了什么都无济于事:“狗曰的阴猫,你特么的把刀哥藏哪去了?你滚出来啊,你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躲起来算特么的什么玩意?”

    陆续发生在身边的怪事,已经让牛子他们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原来还好,有刀哥这个主心骨在,他们即使害怕也不必太过担心。

    但是现在,刀哥不见了,他们就像是一盘散沙,乱糟糟的四处咋呼。

    浓密的黑暗,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把人类内心深处的恐惧挖掘出来。

    神秘、未知、诡异的感觉不断在众人的心中交织,令他们的脸色变得慌张胆怯。

    即使是邓季和李山他们也并不例外,连续发生的怪事,也让这俩人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几乎所有人都把防身的工具攥在手里,以便能在未知危险抵达的瞬间展开抵抗。

    而就在这时,邓季的耳边,却再度传来了刚刚那个诡异的声音。

    并且,这次的距离更加的接近,似乎就贴在他的耳朵上:“你,不该来这里!”